>

《神仙众真戒经》曰,次者黄金、白银、众芝、

- 编辑:bob体育官网 -

《神仙众真戒经》曰,次者黄金、白银、众芝、

○天仙

○服饵上

○服饵中

《天仙品》曰:飞行云中,神化轻举,以为天仙,亦云飞仙。

《神农经》曰:上药令人身安命延。又云:饵五芝、丹砂、曾青、云母、太一、禹馀粮,各以单服,令人长生。中药养性,下药除病,此上圣之至言,方术之实录也。仙药之上者丹砂,次者黄金、白银、众芝、五玉、五云、明珠也。黄精与术,饵之却粒。或遇凶年,可以绝粒,谓之米脯。

《真诰》曰:七月十五日夜,清虚真人与许玉斧言曰:"五公石腴,彼体所便,急宜服之,可以少颜,术散除疾,是尔所宜。次服食饭兼穀,勿违。"

《神仙众真戒经》曰:大方诸山,对会稽之东,上有天仙宫室,金玉杂为栋宇。

《西极明科》曰:上清金液丹经、九鼎神图、太一九转大丹等,凡一百四十卷。

又曰:明大洞,为仙卿;服金丹,为大夫;服众芝,为御史。若得太极隐芝服之,便为左仙公。

《金根经》曰:天阙上有层楼玉台,主众仙出入之所也。

《五符经》曰:胡麻本生大宛,又名巨胜,服之不息,与世长存。五穀之长也,服之可以知万物,通神明。

又曰:性几乎道,用之真来。紫阳真人云:可令许玉斧数沐浴,濯其水疾之气,消其积考之瑕,此致真之阶也。学养生之道,不可泣泪涕唾,所损甚多。是以真人道士,常吐纳咽味,以和六液。

《玉清刻石隐铭》曰:珮玉帝隐文者得,为上仙。

又曰:真人谓黄精获天地之淳精,依山寄居神化者也。天仙名此为戊己芝。

又曰:昔汉成帝猎於终南山中,见一人尾骭,身生毛,飞腾不可及。乃围得之,问之,乃秦宫人。说秦王子婴轵道之事,因宫室烧燔,惊走入山,饥无所食,垂当饿死,有一老人令食松叶松实。其猎者将归,以穀食之,欧吐累日,乃安。一年馀死,向不为人获,即仙矣。

《戒文经》曰:天西北有仙堂。差次职署则度名。着九宫五斗仙府。中天上有东西南北及中央也。皆有石城。应其方位。百官曹局。皆纪在中列纪。

《玉诀经》曰:元始五常气,以阳光初明,散元始之辉,真人食其景而无穷。

又曰:龙述字伯高,京兆人也。后汉从仙人刁道林授胎气之法。又授〈食迅〉饭方,托形醉亡隐处。

《后圣列纪》曰:若斗中有玄玉录籍者,皆为上仙。

《三光经》曰:三光者,仙道炼胎之术也。泥丸者,体形之上神也。

又曰:武当山道士戴孟者,本姓燕名济,字仲微,汉明帝时人也。少修道德,不仕,入华山,饵芝术、黄精、云母、丹砂,授法於清灵真人王君,得长生之道。又斐真人授以玉珮金珰经并石精金光符。

《登真隐诀》曰:三清九宫,并有僚属,例左胜於右。其高总称曰道君,次真人、真公、真卿。其中有御史玉郎诸小号,官位甚多也。女真则称元君夫人,其名仙夫人之秩比仙公也。夫人亦随仙之大小,男女皆取所治处,以为署号,并有左右。凡称太上者,皆一宫之所尊。又有太清右仙公,蓬莱左仙公,太极仙侯,真伯仙监、仙郎、仙扶。

《吐纳经》曰:八公有言,食草者力,食肉者勇,食穀者智,食气者神。

又曰:食草木之药,不知行气导引,服药尾嫳也,终不得道。若志之感灵所,存必至者,亦不须草药之益也。若但知行气,不知神丹之法,亦不仙也。若得金液神丹,不须他术也。若大洞真经,不须得金丹之道而仙也。人生有骨录,必有笃志,道使之然。故不学而仙,道自来也。过此以下,皆须笃志。

《皇民谱录》曰:自三象明曜己来,至於累亿劫会,天地成败,非可胜载。数极唐尧,是为小劫。丁亥之后,甲申之年,阳九百六之气离合,壬辰之始,数有九周。至庚子之年,赤星见於东方,白彗见於月窟。唐尧之后四十六丁亥,是小劫之周;又五十五丁亥,至壬辰癸巳,是大劫之周也。六合冥一,二道盈亏,时运周劫,始转一仙阶。

《仙经》曰:丹为金服之上士也,茹芝导易苁气者,中士也,食饵草木者,下士也。食金丹大药,虽未去世,百邪不近也。若但服草木及饵八石,適可令疾除命益耳,不足却外祸也。惟守真一则剧性不犯。昔仙公各服一物,以得数百年,乃合神丹金液。韩众服菖蒲十三年,身生毛,日视书万言,皆诵之,冬袒不寒。又菖蒲生须石上,一寸九节己上,紫花者尤善。

又曰:东海玉华妃,青童君之妹,降授张微子服雾之法。

《金根下经》曰:有学仙品日进叙退降簿录,侍仙玉晨之典祀。

又曰:煮石方,东府左卿白石先生造也。皆真人所授,但未见真本。世有两本,以省少者为佳。又,东华真人食石法,即东府也,亦是太清法。

又曰:柏来纳气,肠胃三腐。

《集仙录》曰:后汉南阳公主降驸马都尉王咸。公主素尚至道,属汉末乱离,谓咸曰:"但当自保,必可延生。若碌碌随时,与世进退,恐不免乖离之苦,奔迫之患也。"咸黾勉世利,未从其言。公主遂入华阴山长往。咸入山追之,无见。忽於岭上见朱履一双,前取之,化为石,谓其山为公主峰。

又曰:紫微夫人撰术,序其略曰:"吾俱察草木之胜负,若速益於己者,并己不及木之多验乎?所以长生久视,远而更灵。我非谓诸物皆当减於术也,真以术之用今之所要。末世多疾,宜当服饵。夫道有内足,犹畏外事之祸,有外足者,亦或中崩之弊。我见山林隐逸得服术者,千年八百年,比肩五岳矣。今撰术数方,以传好尚,若必信用,庶无横暴之灾矣。"

《三五顺行经》曰:广平真人顶负圆光,执华幡於上帝前,问修炼之法。

又曰:张正礼,汉末在衡山学道,服黄精,授西城君虹茎觿。患药之难得,至广州为道士,遂得内外洞彻砂,兼修守一之法。仙去。

又曰:南阳郦县山中有甘谷水。所以甘者,谷山左右皆生甘菊,菊花堕其中,历世弥久。临此谷中,居民皆不穿井,悉食甘谷水。食者无不寿,高者百四五十岁,下者不失八九十岁。故司空王畅、太尉刘宽、太傅袁隗皆为南阳太守,每到官,常使郦县月送甘谷水四十斛,以为饮食。此诸公多患风痺及眩冒,皆得愈,但不能大得其益,如甘谷上居民从幼便饮食此水。又菊花与薏花相似,直以甘苦别之耳。菊甘而薏苦,今真菊甚少耳,率多生於水侧,缑氏山与郦县最多,仙方所谓日精、更生、周盈,皆一菊而根茎花实异名矣。其说甚美,而近来服之者,略无所效,正由不得真也。

又曰:罗江大霍山洞台中有五色隐芝,华阳山亦有五种夜光芝,良常山有萤火芝,其实似草,其在地如萤状,大如豆,如紫华,夜视有光。得食之者心明可夜书,计得食四十七枚者寿。

《真诰》曰:章震,南郡人,少学经昼,周幽王时人,而常叹曰:"人生世间,日失一日,去生转远。"乃着道书百馀篇。精於五行,演其微妙,以养性治病为旨。后入崆峒山仙去。

《八素经》曰:太上曰:飞炼之法,未可得真人之门户。又《四极明科》云:金液丹经,九鼎神图,并真仙之秘书,藏于名山。

又曰:包山中有白芝,又有隐泉,其色紫。华阳雷平山有田公泉,且玉沙之流津,用以浣水佳。

又曰:王远字方平,东海人。举孝廉,除郎中,累迁至中散大夫,博学,尤明天文图谶河洛之要,逆知天下盛衰之期。汉桓帝词位,闻之,连诏不出,使郡国逼载以至京师,但低头闭口不答诏。乃题宫门板四百馀字,皆说方来。帝恶之,归乡里。同郡故太尉公陈耽为方平驾道室,旦夕事之。方平在耽家四十馀年,后语耽云:"吾当去,明日日中发。"至明日,果卒。耽知仙去,曰:"先生舍我矣。"

《太上太霄朗书》曰:除欲减私,服御吐纳。

又曰:服九灵日月华者,得降太极之家玄真之法也。

又曰:严青,会稽人,家贫,常於山中作炭。忽有一人与青语,不知其异人也。临别,以一卷书与青,曰:"汝得长生,故以相授,当以洁器盛之,置于高处。"青授之。后得其术,入霍山仙去。

《上清列纪》曰:中黄之书皆白帝君所藏於瑶台,说丹药秘法,非有真录,不得其道也。

又曰:郎宗字仲绥,北海安邱人;少士宦,后汉时人也,为吴令,学精道术,占候风气。后一旦有暴风庭起,占知洛阳大火烧长夏门。遣人往参问,果尔。朝庭闻之,以博士徵宗。宗耻以占术就徵,夜解印绶负笈遁去。居华山下,服胡麻得道,今在洞中。

又曰:张陵字辅汉,沛国丰人也。本大儒,晚学长生之道,得九鼎丹经。闻蜀中多名山,乃入鸣鹄山,着道书二十馀篇。仙去。

《太上丹简墨录》曰:修金液之术,当得太清丹经。

又曰:傅礼和,汉桓帝外孙傅建安也。常服五星气,得道,为含真台主。

又曰:赵广信,阳城人。魏末来渡江,入剡小白山中学道,授左慈玄中之道,并彻视法。如此积年,周行郡国,或卖药,人莫知也。多来都下市丹砂,作九华丹。仙去。

《太丹隐书》曰:感召灵迹则天人下降,上学之士服日月黄华金精飞根黄气。

《抱朴子》曰:余祖鸿胪,少时尝为临沅令,云此县有民家皆寿考。后徙去,子孙转多夭折。他人居其故宅,又累世眉寿。疑其井水殊赤,乃试掘井左右,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,况饵丹砂者乎!

本文由要闻动态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《神仙众真戒经》曰,次者黄金、白银、众芝、